「bitpie钱包官方」数字炼金术:后现代加密版

据史料记载,无中生有,以少搏多,空手套狼,四两拨千——一直都是人类最喜欢做的事情。因为这代表了智慧,代表了创造。动物只能向大自然进行一比一索取,而人类却可以帮助大自然开出无穷无尽的盲盒。

人类用自己用之不竭的脑洞,创造出了惊为天人的文明和技术。然后,会花大量时间和智慧去研究炼金术。比如当年的牛顿老师。

历史翻去几千页,炼金术的后现代版本,被印在了“金融”和“加密行业”这两章。

加密行业又“崩溃”了。掐指一算,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此起彼伏——这是一个可以写成公式的经典“创新故事”:一个拥有真正创新的领域,一定是泡在充满“投机”、“杠杆”、“过度金融化”这个混浊的大澡堂子里长大的。澡堂子里的水会把一个洁白的身躯染的五颜六色,把技术主张和不对等风险,演绎的真假难辨。

白皮书之后十几年,如今这个大澡堂里又出现了农场炼金、庞氏、黑客攻击、meme、FOMO、KOL喊单等等新成分。但每个创新故事里那几味主料依然没变——都有一位吴用,一个蔡京,一匹野狼,和一只狐狸。

于是忍不住把曾经感慨过三次的感慨再翻出来重新感慨一遍:

所有故事里都有一个最聪明的角色。《水浒传》里是智多星吴用。吴老师灵动,点子多,不安于稳,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愿意改变现状寻求突破。 七星聚义、生辰纲、智赚玉麒麟、双掌连环计、激林冲火并王伦,吴老师设计出一个又一个高智商犯罪,何等牛逼!山上山下,谁都知道不能随便撩拨他。 

吴老师看招安,也是火眼金睛:“(现在)纵使招安,也看得俺们如草芥。等这厮(陈宗善)引大军来到,教他着些毒手,杀得他人亡马倒,梦里也怕,那时方受招安,才有些气度。”  
可惜招安是条不归路。大厦将倾时,智多星又有何用?死的死亡的亡,其余鸟兽散。吴用终了也陪宋江一起去了。都是因为他“太”聪明。 

水浒英雄的故事里,还有另一款角色,叫做蔡京。 

梁山事件成就了蔡京老师。但是蔡老师比较另类,既不跟梁山死磕,也不跟招安死磕;既能围剿,也能出“且留卢俊义、石秀二人性命,好做脚手”的主意。 

能躲在幕后,就绝不跳出来。借梁山生喧嚣,借刀杀人,不露端倪。所以水浒的读者群里,有恨高俅父子的,有讨厌梁中书的,却很少有diss蔡京老师的。蔡老师似乎是个魅影,藏在庙堂深处,不动声色地渗透自己的阴谋。一地鸡毛后,竟得一善终,钦宗“不加其罪”,贬官完事。 

吴用和蔡京老师两种人设,在故事里总是手拉手成对登场。一个是悲情英雄,一个是幸运小人。 

这样的故事,人间遍地都是。动物世界里也有。比如《狼图腾》中的野狼和狐狸。 

狼,野气逼人,还聪明的让人胆寒。会侦察,会布阵,会伏击,会奇袭。书中最经典的一幕:狼群借气候和地形,把马群逼至小湖溺之,还速冻了马肉。 这个物种不仅聪明,还视死如归,血性冲天。何等的牛逼。 

可惜人狼不可共享生存空间。狼群的高智商反抗,让人类极度恐惧——结果就是自动步枪加军团追杀。 也是因为它“太”聪明。 

《狼图腾》中也有另一款角色——狐狸。它们偷粮咬鸡,虽然也让牧民恨的牙痒,却从不像野狼,智商和肃杀之气满溢令人恐惧。 所以狐狸借势野狼揩油,被牧民们偶尔打打,却不会被赶尽杀绝。 
吴用,蔡京,野狼和狐狸这个角色,会出现在所有的创新故事中——一起写出了无数“创新、乱象、崩盘、再创新”的故事。 

“Too clever by half”这句英文谚语的意思是:聪明反被聪明误。太聪明的人,往往会成为自己命运的绊脚石。 

历史上每一次颠覆创新,都是“吴用和野狼”们的杰作——他们有非圈养的强力大脑,能创造“改变”。  但是,能在每场“小局”中风生水起,并不代表能赢得大游戏(the mega game)。因为局部最优,往往不是全局最优解。越聪明的人,就越容易陷在“局部最优”中不能自拔。这是“吴用和野狼”们的致命伤——通关如吹灰,但是站在讲台上的大概率不是他们。 

而“蔡京和狐狸”们为什么总会和最聪明的角色一起出现? 

因为“吴用和野狼”开创的新游戏,会打破旧游戏;破旧除新中烟雾四起,很容易吸引骗子和小偷。 

蔡京和狐狸们智商不够,但并不妨碍自己趁火打劫,玩火揩油。小偷小摸满足不了他们,大偷大摸也不行,他们会贪婪到最后一刻——直到新游戏被玩坏,直到梁山成为朝廷肉中刺,野狼成为人类枪下魂。 

这是“吴用和野狼”的悲剧——游戏终结清零时,没人会想起他们曾经的智慧。 这也是为什么“创新”这件事,结局总是泡在泪水中。 

豚林老师(Vitalik)不只一次试图阻挡以太坊生态中“金融化”的扩张。自己看到加密社区这个大澡堂,在过去十几年来变得越来越混浊,他也只能叹一口气,伤心地发推特:“理想主义的小运动一旦变大,就很容易失去理想主义,因为各种能量会混进来。”

看来一切事物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衰老,只有新生的东西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清白。

很心疼豚林老师,但这并不是加密领域独有的哀伤,金融行业已经“哀”麻了。比如2008年的次贷金融创新:

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所有的“金融创新”都是两件事:1)找到一种把原来不能卖的东西卖掉的方法——“证券化”;2)找到一种让原来不能长大的东西长大的方法——“加杠杆”。把两件事情揉进同一个游戏中,配上一堆点火用的资本,和一个由“吴用和野狼”们创造出的极聪明的烹饪方法,一场“金融创新”就做好了。 

从2008年往前倒数十七个年头。当一个能把房贷同时“证券化”和“杠杆化”的方法被找到时,一个10万亿美元的游戏就开始了。 

“吴用和野狼”首先登场。在2008年的故事中,这个角色由华人骄傲——李祥林老师担任。李老师用一个简单优美的数学公式,构造出了为CDS、CDO等超复杂金融衍生品定价的理论基础——“Gaussian Copula Formula”(高斯联结相依函数)。

可隐患也跟着一起出生了。不管多么惊为天人,模型永远是复杂现实世界的简化,任何脱离假设条件的滥用,都会把它变成爆炸物。 

被谁滥用?当然是蔡京和狐狸们。投行“精英”们借李老师的模型,把原本已经很复杂的资产,切割,分层,加杠杠。智商不够,假设来补:假设相关性会永久维持,假设房价永远不跌。魔术表演越来越魔幻,等到李祥林老师试图警告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 

历史车轮碾过去,再碾回来。“高斯模型”的故事基因遍布人间——当年的股指期货、P2P、大数据和AI。当然还有区块链。

这一次,“吴用和野狼”诞生在虚拟空间的社区里,带着一个野生的“去权威”念头,创造出一款惊为天人的,能和外星人讲“信任”的数学算法和机制,命名区块链。再用这新语言,写出了一款进入人间的新游戏,命名比特币。 

“蔡京和狐狸”们听闻,拍案叫绝。妙啊,有波动,有杠杠,有讲不完的故事,有无穷无尽的“结构”。接下来就是我们熟悉的华尔街游戏场开发史。交易所出现了、衍生品出现了、做空和融资出现了;虚拟再向虚拟延伸,这里简直是炼金术爱好者的天堂。 

上个“次贷轮回”中差点去世的“创新思维”,就这样在虚拟世界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;和传统金融一起跨越周期,直到2022年DeFi Summer季的结束。本季情节以直播形式呈现——从Luna/Terra、Celsius、到3AC、Babel,目前已经播出好几个episodes。

不过错过直播也没关系,未来重播的机会还很多。

本季Luna/Terra、Celsius、3AC、和Babel过度金融化的崩溃过程,几乎是在链上以直播形式出现。让人不由联想——如果发生在传统世界中,情况会是怎样的光景?

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,直到无可挽回的崩溃。这也许就是本届“吴用和狼图腾”们留下的遗珠——“透明化”。

在金融体系中,完全的“透明化”就是一场“革命”,就像用一架新机器去摧毁旧机器。当金融市场的法律、流程、设定、既得利益规则已经发生了严重的“bug”——就像一间那永远不整理、充满垃圾的房间,你依然可以每天摸黑倒头睡去,只要不开灯,就永远不会“看见”满地的垃圾。一旦开灯,“完全透明化”,你可能再也不想踏进房门一步。

可如果连垃圾都看不到,何来清理的可能性?

每一次大型游戏终结时,“吴用和狼图腾”们的高光时刻也随之结束。 少不了街头斩首示众,杀鸡儆猴。李祥林老师被华尔街千夫所指,黯然回国。但是“蔡京和狐狸”们,总能换个马甲,随时附体到新游戏中。  

如果,大家期待的,动物管理员(监管)把狐狸们拉出来吊打的那一天始终不来,那么最悲伤的剧情就会出现: 始于创新,崩于滥用,灰飞烟灭后,一种力量会被赋能。这种力量不杀蔡京,不打狐狸,却严防吴用,死守狼图腾——它就是对“创新”宁可错杀不可漏网的念想。 

吴用老师和狼图腾总会改变世界,但是“庞贝册为我封地时,庞贝已是废墟”。 

(Fantastical Alchemy)

发布者:佚名,转转请注明出处:/BITPIEGW/2022/0621/241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